林大强越听越惊讶,火锅鸡的味道他也尝过了,虽然呛,但绝对会让人吃一口想两口。同样的口味,按林小满说的这种方式经营,不愁没人光顾,甚至很多舍不得来火锅鸡店吃的人,也会拿出几文钱尝尝串串的味道。

    只是想,他都能想到等串串店开业时生意会有多好。

    而这样的生意,林小满竟想要交给族里来做?而她只要从她这里拿火锅底料的钱?

    又是给族里分钱,又是要教族里人盘火炕,小满姐弟俩心咋那么好呢?

    林大强深吸一口气,眉头不由自主地又拧了起来,“小满,叔知道你是为了族里好,可族里也不能太占你的便宜,这事还是容叔好好想想。”

    “行,叔你想吧,俺刚租好院子,先带人去收拾一下。”

    林小满也不催促,让他站在这里想,她则去了后院,带上苏丫头和另一个不太忙的沈氏去那边收拾宅子。

    照生意火爆程度,林大强往后肯定不会让人早早关店,这样一来赶在关城门前出城是不可能了,那就要早些把宅子收拾出来。

    出门时,林大强才想到林小满刚说的收拾宅子,“小满,你租到住的地方了?”

    林小满点头,“嗯,租到了,离这里不远,房间不少,到时村里多来些人也住得下。”

    林大强一拍脑门,“你咋不早说?都这时候了,俺得让把式回村去拉些行李过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,朝着城门方向就跑。

    林小满看了好笑,林大强这个做事一向温吞的人,也有风风火火的一天。

    宅子也没什么好收拾的,从前就是租给别人住的大通铺,退租时间也不长,也没有很脏。林小满带人过来就是扫扫灰,哪里太脏了再收拾一下就成。

    大宅子林小满打算给林大强找来的人住,男人住前院,女人住后院,晚上只要把两院相通的门一锁,也不怕有人不小心走错院子。

    若是有夫妻同在店里帮忙,条件允许下也可以分到一个小房间,但显然这次林大强是想多照顾到一些人家,找来几个女人不是寡妇,就是男人常年生病不能劳作的。

    那些男人中,除了林勇和林茂是有厨艺在身,其余人也是家中困难的。

    往后怎么住,还是看林大强安排了。

    小宅子林小满打算让四奶奶和二来叔住的,到时她和林二虎不回村的时候也可以在这里住下,自然收拾这件事就由她亲自来做。

    被褥她就没想用家里的,先收拾出两间小一些,但显然是从前主人家自己住的房间后,就去之前买布头的那间布行,又买了两床新被褥。

    只是这时候穷人家用的被褥都是麻布面,里面加的芦花或是稻草秸秆,只有富人家才会用蚕丝,林小满买了两床蚕丝被褥,一下子又花出去八两银子。

    这圈买下来,刚刚在冯掌柜那里赚到的钱还没捂热乎就都用了出去。

    两床蚕丝被褥不算轻,林小满虽然拿得动,掌柜说让伙计帮着送货,其实也是想知道林小满的住处,这样能一下子买下两床蚕丝被的客人,没准就是个大主顾,事不能怠慢了。

    林小满没拒绝,又买了两匹麻布打算回去做成炕被的被套,回头她去那边再买两床棉被填里面。

    至于其余需要添置的东西,林小满打算等往后再慢慢地弄。

    虽然和林二来说了这里留着给往后来帮忙的人住,林小满却没真想让外人住进来。

    她还想等家里的房子盖好,火炕盘好后,就让人来城里把这两处宅子的火炕也盘上。

    都盘成大通铺,那边的宅子住人,这边的宅子就用来发豆芽或是种小菜。

    她在那边听说冬天最冷时都可以种大棚蔬菜,这边虽然不能建那种塑料大棚,但屋子里暖和了,洒下去种子总是能发芽的,长得再不好那也是菜,冬天的菜可不是一般的贵。

    甚至林小满想除了村里现在盖的房子,她还想再多盖几间房,专门用来冬天种菜。

    收拾好后,林小满回到店里和林大强说晚上跟着苏丫头两人去住的地方就成。

    之后推上林大强家的板车就匆忙往回赶,路上还遇到载了行李进城的车把式,十几套行李,塞了满满一车。

    错车时,车把式对林小满道:“小满,你慢些走,俺送了行李就回。”

    林小满嘴上答应着,脚下却不慢,等车把式送完行李追上来时,林小满已经快走进村了。

    车把式让马车速度慢下来,一路和林小满攀谈,“小满啊,你家火锅店往后总用车不?族长让俺往后早晚各一趟帮着拉人送货,你若是白天也用俺的车,俺给你算便宜。”

    林小满笑,“那成,往后用的时候俺就找把式叔。把式叔也别在城门口等人了,俺们店不远有个能停马车的地方,把式叔往后就在那里等着吧,午饭也别在外面吃,就到店里和大家一起吃。回头和村里人说一声坐车都去那里,俺们有事找把式叔也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,小满这是照顾俺。”车把式连连应下,平常拉村里人进城也就是上午一趟,下午一趟,他抽空跑一趟也就有了,还是林小满这里用车的时候多。

    此时天色已经晚了,林小满和车把式分开后,顺着去村西的路加快脚步。

    没到家就看到门外围了很多人,能听到里面林二虎声嘶力竭地和人大吼大叫。

    林小满加快脚步往回赶,到了近前已经能听得更清楚了。

    林二虎大喊:“你不就是看俺姐不在家,欺负俺小吗?想抢俺家的东西没门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就抢你家东西了?林二虎,有你这么和长辈说话的吗?”

    林小满听声音是他们的好三叔,跟着岳父岳母在青平县开客栈的林成业,他这时候回村,还来自己家里,不用想也不会有好事。

    林二虎已经不在乎脸面了,“呸!欺负侄子侄女没爹娘庇护,都打上门了还不算抢?你咋不说你又算啥长辈?俺要是你可没脸活,早就撒泡尿把自己淹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放屁!谁抢你东西了?你说火锅鸡秘方是你家的就是你家的?俺还说那是俺们老林家祖传的,今日你好好地把秘方交出来也就罢了,不交出来,别怪俺自己动手拿回!”

    “哟吼,你这是讲不出理了,就要动粗吗?来来来,俺把头递给你了,有种你就把俺打死,打不死,明儿俺就去县衙告你娘害死俺娘,抢了俺娘的嫁妆,你还想抢俺娘留给俺们的秘方,看县令大人打不打你板子。”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