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都菲尼克兰的郊外,漫山遍野都是一片雪白,不少王都大人物的庄园坐落在这里,而这些庄园之中,有一座很是特殊的存在。www.yunhua.me

    与凤凰王国常见的庄园不同,这是一座远东风格的庭院,白墙飞檐,朱门青瓦,门口两只石狮子蹲在左右两边,很是威风。门匾上用远东文和王国文双语写着“远东观察使府”。

    府内,没有丝毫的积雪,有风吹起,却不是凌冽的寒风,而是柔和的春风。布鲁克斯正躺在摇椅上闭目养神,这种宛如春日的环境让老人感觉很舒服。

    “布鲁克斯,你徒弟去多尔伦了,你不担心吗。”

    谭乐水的声音传来,他拿着剪刀从花园中走出,显然是刚刚修剪完花圃。

    布鲁克斯张开双眼,坐直身子停止了摇晃,“担心又怎样,年轻人总要成长的,不能一直我来替他们扛。”

    “那边可是虚空生物,虽然我没亲眼见过,但良良说那东西凶险异常,可是不好对付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因为凶险而不去面对,这王国早在二十五年前就亡了。毕竟凤凰庇护王族,而不是王国。”

    谭乐水沉默不语,他作为观察使,一直以旁观者的身份看着这个王国。王庭,贵族,法师,普通人,尽管明争暗斗纷争不断,但始终有人守护着这个王国,也许放手让自己的徒弟去做,就是布鲁克斯他自己守护这个王国的方式吧。

    “你说得对,或许,我也该为我自己的国家做些什么了。”谭乐水看向自己的徒弟,李良良正在一旁专心致志地维持着风水阵,周围四季如春的环境就是他在维持的。

    “良良,为师命你前往多尔伦,调查足够虚空教派的情报,防患于未然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车队往东行进,终于走出了泥泞的雪地,轮子碾在干燥的土地上,速度加快了不少。车厢里的环境也有改善,虽然说不上温暖,但总是比王都反常的刺骨严寒好很多。

    几天的接触下来,亚瑟希尔雅两人也算是和同车的几位暗天占星术士能说得上话了。这些占星术士的第一个身份永远是军人,虽然都知道布鲁克斯阻止过暗天学派的成立,而且亚瑟是布鲁克斯的徒弟,但一码归一码,这次行动中,亚瑟更是他们的战友。

    之前坐在亚瑟对面的红发少女叫艾罗拉·杜比欧丝,是这支暗天占星术士的领队,也是车厢里唯二的高级占星术士。而且亚瑟有着更为丰富的理论知识,只知道如何释放却不懂原理的杜比欧丝抓住这个机会,熟识后一直在和亚瑟请教,其他的暗天术士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亚瑟毕竟做过奥良多的讲师,从学识上来讲和暗天术士们的院长尤克尤兰不相上下,只是研究方向上有着较大差别罢了,他以传统占星术的视角解答暗天术士的疑问,而暗天术士们也给亚瑟提供了看问题的新角度,双方都收益颇丰。

    而在希尔雅的眼中,本来前两天只和自己讲话的亚瑟现在却和别人相谈甚欢,而且都是自己不懂的知识,仿佛有一层无形的屏障将她与众人隔开,尤其是这个叫杜比欧丝的女人,她的话最多。

    希尔雅往亚瑟的身边蜷了蜷,仿佛这样就能挤进无形中的屏障,亚瑟下意识地把手搭在希尔雅肩上,两人都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对。www.fangshengge.com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空气渐渐变得潮湿,吹来的风也带着海的咸腥,日夜兼程下,车队终于到了王国的东海岸。

    多尔伦岛和王国东海岸之间的海峡被叫做白海,因经常起雾而得名。相应的,与白海相关的东西都被冠以白海之名,白海堡垒,白海珊瑚,白海牡蛎,还有法师们此行的中转站——白海码头。

    因为多尔伦领的虚空生物,白海码头上没什么船,只有一艘负责运送法师们的军舰在装舰

    而在白海码头,亚瑟却见到了一个未曾预料到的身影——风水师李良良。

    “哟,挺快嘛,我也就比你们早到了一天。”李良良很是熟络地与亚瑟打着招呼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在这?”亚瑟满脸惊讶。

    “远东帝国对虚空生物一无所知,本着防患于未然的原则,家师差我来看看。”李良良慢条斯理地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谭先生不怕你出什么意外?”

    “布鲁克斯院长不也放你过来了吗。”李良良耸了耸肩,

    亚瑟哑然失语,张着嘴,最后也只是吐出声叹息。

    “呀,你也来啦!”

    希尔雅人未到声先致,两人循声看去,却见希尔雅捧着两袋烤海贝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喏。”希尔雅颇是大方的分给李良良一袋烤海贝,“周边的渔民都说着好吃,你也尝尝。”

    李良良点头接过,抬头却看到希尔雅将一扇海贝递到亚瑟嘴边,亚瑟直接将滑嫩的贝肉吸入口中。

    “你们,已经到这个地步了吗。”李良良表情古怪道。

    两人一动作一僵,意识到了李良良在说什么,两人脸上顿时泛起一阵红晕。

    两个战友之间亲密些没什么,况且这两人也算是一起出生入死过了,可一旦有人把这种行为往别的方向引去,整个事情就变了味。希尔雅迅速收回手,别过身去不敢看亚瑟和李良良,亚瑟也挠着头,有些尴尬地笑着。

    汽笛声响起,噪耳的鸣响在亚瑟和希尔雅耳中却是,亚瑟有些做作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哎呀,要上船了呀!”

    “呃,对,是啊是啊,我们赶紧上船吧。”希尔雅老配合了,赶紧附和道。

    看着急匆匆走掉的两人,李良良摇了摇头,随即大踏步跟上——他等的也是这班船。

    海上弥漫着一层白雾,一艘风帆战舰行驶在雾气中,几名航行法师在船帆的后面,船帆被魔法引起的疾风吹动,在无风的海域依旧是满帆前行。

    航行法师,说是法师却不是法师,他们的魔法天赋或许达不到法师的水准,但经历特殊的训练后,他们却能将简单的微风除尘运用到极致,微风变劲风,持续时间也极大地延长了。

    领航员看着手中的魔导罗盘,根据不同位置细微的魔力环境变化而感知航线,就算是大雾天也能正确行驶。

    船行得很稳,但船上的人心中却很不安稳,白海要塞只有四千守军,而且没有法师,没有人能保证等下迎接自己的是守军而不是畸变体。

    远处的白雾逐渐变为黑色,海雾之中,多尔伦岛的轮廓逐渐显现。

    亚瑟坐在座位上,用跺脚来掩饰小腿的颤抖,他很紧张,与面对几只畸变体不同,这次将要面对的是足以让一片贵族领沦陷的虚空生物,不只是成群的畸变体,还有棘手的虚空兽,甚至融合体。

    亚瑟看了看身边,李良良还是那副波澜不惊的样子,正盘腿坐在座位上闭目养神。另一边的希尔雅不安地搓着手,嘴中念念有词,似乎是凤凰密探的训言。而稍远一点的地方,暗天术士们坐成一排,和当初在马车上的样子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亚瑟想了想,还是握住了希尔雅不断搓动的手,和他一样,希尔雅的手心都是汗,希尔雅一愣,随即回握住亚瑟。两只汗津津的手握在一起,两人心中的不安与紧张都消去了些。

    汽笛短促地连响三声,这是紧急集合的信号,众人赶忙起身,冲出船舱。

    只见远处隐隐有火光闪动,仔细听,仿佛还有爆炸与喊杀声传来。

    “领航员,还有多远!”领头的军官大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两海里!”

    “传我命令,全速前进!”

    “阿尔罕上尉,现在全速前进船会撞岸的!”

    “就是让它撞岸,所有人做好战斗准备,船一撞岸,马上进行战斗!”

    所有人立刻行动起来,本来轮班休息的航行法师齐齐上阵,强风袭向风帆,甚至桅杆都咯咯吱吱地响了起来。炼金术士们给舰炮绘上法阵,奥术师们挨个给所有人的武器附魔,占星术士们也给船首套上层层护盾——只包上一层铁皮的木质船头肯定经不住全速航行下的撞岸

    火光越来越近,喊杀声也愈发清晰。

    “畸变体!”

    领航员大喊,众人赶紧冲过去看,浅海上,只见几只畸变体的尸体缓缓漂来。

    亚瑟暗暗松了口气,看样子只是普通畸变体,并不是虚空生物形态的。

    船越来越近,可以清楚的看到,海滩上一群密密麻麻的畸变体簇拥着涌向海岸边的堡垒,守军们把火油淋下,城墙下一片火海,畸变体踩着火油攀爬城墙,被滚石砸下,或者攀上城墙被乱刀砍死。

    船体突然一阵颠簸,骤然减速后缓缓停下,海滩上的畸变体一愣,缓缓转动身体,齐齐看向突入战场的军舰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炮声响起,炼金强化过的炮弹发射而出,普通的铁球在飞行的过程中变得通红,在地上炸开,散成无数铁水。滚烫的铁水渐在畸变体的身上迅速燃烧,深深地陷入畸变体的体内随后凝固。

    军队奥术师们一轮火枪齐射,被奥术附魔的铅弹杀伤力很是强大,在畸变体的身上炸出一个个拳头大小的血洞。紧接着,奥术师们没有浪费时间装弹,而是取出腰间的手弩,一支支附魔的蓝色弩箭射出,直接穿透畸变体溃烂的人类头颅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占星术士们手托星雾射出星光,或黑或金的星光射向畸变体,点燃起各色火焰。

    希尔雅亚瑟李良良三人都瞪大了眼睛,他们都掏出武器准备紧张刺激的接舷战了,没想到却准备了个寂寞。这是他们第一次见到货真价实的军队战法,简单而高效。

    希尔雅所接受的奥术师训练已经专门为军事改良过了,可这些军队奥术师改良的更彻底,希尔雅也算是个高级奥术师了,也做不到给枪弹或者箭头这种离体的物件附魔,但这些军队奥术师们却能不断射出附魔箭弹。

    早在第一声炮响后,畸变体就已经冲向了搁浅的军舰,却都被打倒在半路上,海滩上的畸变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