&ep;&ep;第17章 训练

    &ep;&ep;大约在十五分钟之后,旭风看着手里的一根长枪,也就是用一根枣木棒子,顶端安了一个锈迹斑斑铁枪头。

    &ep;&ep;这样的一种戳人一下,不当场捅死对手,也会让其严重破伤风的经典武器。

    &ep;&ep;用着一脸很是不确定的语气,对着手里拿着一块胡饼,正大口吃着的张铁柱问到:“张头,这就是我们的兵刃?”

    &ep;&ep;“不是这个,还能是啥?”

    &ep;&ep;张铁柱闻言之后,嘴里很是有些不耐烦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&ep;&ep;同样有着巨大心理落差的锋锐,张嘴就接上了一长串:“多的去了,像是弓箭啊,可以百步之外杀敌;还有其他的刀枪剑戟等兵器等武器了,用这武器也太寒酸了一点吧。”

    &ep;&ep;看得出来,锋锐的情绪相当激动。

    &ep;&ep;主要是他现代位面的工作,虽然是一个男护士;可是他小时候练过戚家刀,工作后只要有空也时常去练习弓箭。

    &ep;&ep;50磅的弓能连续开弓41次,60磅的23次;若是用30磅的弓射击,在30米的距离之下有着十中六七的准头。

    &ep;&ep;再加上当年武装阿SIR的生涯,自问不是哪怕不是什么万里挑一的武学奇才,也不是这种炮灰一般的长枪兵啊。

    &ep;&ep;再说了,这长枪好歹给一根新一点的啊,这老头是看不起谁了。

    &ep;&ep;总之一时间,在张铁柱漫不经心的说法之下,好些网友们都是如同锋锐一样,当即就是很不服气了起来。

    &ep;&ep;嘴里纷纷七嘴八舌地嚷嚷嘴里着,都有点同仇敌忾的架势。

    &ep;&ep;仓管:“张头,我视力能有2.0了,什么是视力2.0?总之就是很好,天生神箭手的料,让我用这破枪戳人岂不是浪费了。”

    &ep;&ep;一个据说精通多种游戏的网友,口水飞溅地显摆着:

    &ep;&ep;“《骑马和砍杀》游戏中文站的战队联赛,我可是某战队的作战指挥,尤其擅长反骑兵作战。

    &ep;&ep;什么?听不懂。反正你知道我是天生的刀盾手就好,让我拿个长枪当炮灰,这是玩了?”

    &ep;&ep;甚至就连AT,都不满地问出一句:

    &ep;&ep;“张头,我们不是大唐武威军玄戈营第二骑兵队么,战马了?还有我们的长枪,能不能换成马槊吗?”

    &ep;&ep;只是面对着一众网友的不满,甚至有些可笑的想法,张铁柱等一众唐军却是笑出了声音来。

    &ep;&ep;还是一旁的梁大牙,开口解惑了起来:

    &ep;&ep;“你们一个个生瓜蛋子走路都不会,还想着跑了。

    &ep;&ep;光寻思着好看和威风,知道一手百步穿杨需要练习多久么?独眼龙猎户出生,入伍之后就专攻箭术。那一手箭术光是弓弦都不知道拉坏多少根,这才练出来的。

    &ep;&ep;其他兵器也是一样的道理,想要用好了,哪一个不是需要多年工夫。

    &ep;&ep;还想用马槊了?知道一根上好的马槊价值几何,如何才能用好么?

    &ep;&ep;郭帅家传得一手马槊很是厉害,但那是人家将门的家传武艺,外人想学都学不到;张头也就是当年立功后被郭帅指点了几手,才能有今日的武技。

    &ep;&ep;就是骑马,不磨破几次裤裆,想要简单的骑马赶路都难,更别说马上厮杀了。”

    &ep;&ep;在梁大牙的讲述中,一众老汉们纷纷笑得越发张扬,刀疤脸的队正张铁柱则是两口吃掉了胡饼。

    &ep;&ep;嘴里算是一锤定音一般,定下了胡彪等人后续几天的训练内容:

    &ep;&ep;“别瞎想了,从今日起老老实实拿着长枪练习;枪法说起来不管如何花哨,也就是拦、拿、扎这三个基本招式。

    &ep;&ep;几日后吐蕃人就要杀来,时练习的时日有限,所以就练习扎这一个动作。

    &ep;&ep;今天早上练扎这一个动作五百次,等到练得又快又准,说不定遇上了吐蕃人,在他出手之前能扎死他就能保住自己的一条命。

    &ep;&ep;至于一些更高深的枪法,还有练习骑马、弓箭等的事情,还是等你们在这一次活下来再说。”

    &ep;&ep;该说不说,梁大牙和张铁柱等一种老卒,嘴里的说法虽然很不好听。

    &ep;&ep;但是稍微仔细想想,这些话极有道理和科学性。

    &ep;&ep;与其练得什么都是花架子,还不如临时的突击训练一项共计手段,也算是一招鲜、吃遍天的意思。

    &ep;&ep;问题是一听到这么一个说法后,胡彪等人立刻就是低头丧气了起来。

    &ep;&ep;他们还有不到两天就回去了,学会长枪刺杀回去有什么用?

    &ep;&ep;于是在一轮金色的朝阳,还有大量营中老卒看热闹地指指点点下,一行人拿着长枪开始练习了刺杀起来……

    &ep;&ep;******

    &ep;&ep;按照梁大牙等老卒的说法,长枪最基本的拦、拿、扎招式中。

    &ep;&ep;拦和拿都是防御招式,枪尖向左画弧为拦、向右画弧则是拿,分别采用这样的两个动作,拨开、拦截住招呼向自己的进攻。

    &ep;&ep;但是因为时间的原因,胡彪等人目前只能练习扎这一个招式。

    &ep;&ep;其实所谓的‘扎’就是刺杀,一枪头狠狠地刺向对手。

    &ep;&ep;区区五百次的刺杀练习别看说起来简单,但是胡彪他们一直练习到了上午的九点多钟,花费了差不多三个半小的时间,这才是勉强的完成。

    &ep;&ep;归根结底,还是平时还是嬉皮笑脸,没有一个正行的梁大牙等老货。

    &ep;&ep;他们一旦是开始充当教头了之后,立刻就是变了一个人一样。

    &ep;&ep;对于胡彪等人刺杀的动作要求极为严格,用他们的说法来说,‘扎~’这一个动作,可不是将长枪捅出去就行了。

    &ep;&ep;身体站姿、握枪的手法、如何发力、刺出角度和速度,都是有说法的。

    &ep;&ep;光是握枪手法就非常的有讲究,若是结成了军阵之后,自然是双手正握枪杆;而于单个对手搏杀,则是放在前面的左手反握,后面的右手正握。

    &ep;&ep;具体的道理,这些老货也不详细解说,一句话让众人照做就是。

    &ep;&ep;甚至是在气势方面,都有着相当的要求,每一枪捅出去的时候,都要扯着嗓子、不对!应该叫做气沉丹田之后,嘴里大吼出一句。

    &ep;&ep;从而达到让对手胆寒,说不定动作就会稍慢一些,被捅死在当场的目的。

    &ep;&ep;以上的这些,都是这些老卒们在数十年的征战中,总结出来的宝贵经验,一众菜鸟们也相当认可。

    &ep;&ep;问题是他们练习的时候,只要有一点点不符合标准,梁大牙等人手里挥舞的棍子,就会毫不留情地抽了过来。

    &ep;&ep;这些家伙抽人的经验,几乎丰富的令人发指。

    &ep;&ep;打在身上基本不会留下什么伤势,瞬间产生的剧疼却是相当真实。

    &ep;&ep;好在梁大牙等人这样的做法,好处也是非常的明显,一个早上的时间下来,不记得身上被抽了多少下后。

    &ep;&ep;一众网友们刺出的一枪,虽然老卒们依然是嫌弃得厉害,不过胡彪等人却是感到了有着明显的进步。

    &ep;&ep;毕竟,他们都只是一些菜鸟而已。

    &ep;&ep;想要达到了梁大牙嘴里的标准,将长枪刺杀的动作形成一种肌肉的本能记忆,这样的刺杀练习,起码还要以万次为单位才行。

    &ep;&ep;随后的时间里,秀才又拿着一个树枝在地上写写画画。

    &ep;&ep;算是给胡彪他们讲述了唐军一些用旗帜、大鼓和号角,如何传递军令的基本知识,军中一些军律等等。

    &ep;&ep;独眼龙也没闲着,随后也教了一些内筒。

    &ep;&ep;像是唐军野战常用的‘锋矢阵’,防守时的各兵种如何配合,他们这些炮灰一般的长枪兵,在阵中具体该怎么做这些。

    &ep;&ep;甚至将一些与对手搏杀的时候,一些实际经验也一股脑地说了好些。

    &ep;&ep;感觉上,就好像是传说中的填鸭子,要把自己知道的东西,都要在短时间里教授给了他们,一直到了快上午的11点左右,才是停下了嘴巴。

    &ep;&ep;按说到了这么一个时候,胡彪他们就该去准备午饭了。

    &ep;&ep;但是一想到了昔日儿时的梦想,还有回去之后怕是再也没有机会,学习到了的神射箭术后。

    &ep;&ep;锋锐揉着自己酸痛的二头肌,对着独眼龙弱弱地请求了起来:“头,教教我用弓吧?”

    &ep;&ep;在这样的请求中,同样有着一颗神射手心的仓管眼神立刻闪亮起来。

    &ep;&ep;可惜独眼龙闻言后,摇着头回答了起来:

    &ep;&ep;“活过这次大战再说吧?要是到时候你我都没死,我自然会把所有用弓的门道教给你们,在这之前你们用弩更合适。”

    &e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