&ep;&ep;17章 训练

    &ep;&ep;约在十五分钟,旭风的一跟长枪,一跟枣木榜,鼎端安了一个锈迹斑斑铁枪头。

    &ep;&ep;这的一戳人一,不场捅死让其严重破伤风的经典武器。

    &ep;&ep;一脸很是不确定的语气,一块胡饼,正口吃的张铁柱问到:“张头,这是我们的兵刃?”

    &ep;&ep;“不是这个,是啥?”

    &ep;&ep;张铁柱闻言,嘴很是有不耐烦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&ep;&ep;理落差的锋锐,张嘴接上了一长串:“了,像是弓箭阿,百步外杀敌;有其他的刀枪剑戟等兵器等武器了,这武器太寒酸了一点吧。”

    &ep;&ep;来,锋锐的绪相

    &ep;&ep;主是他代位的工,虽是一个男护士;是他候练刀,工有空练习弓箭。

    &ep;&ep;50磅的弓连续弓41次,60磅的23次;若是30磅的弓摄击,在30米的距离六七的准头。

    &ep;&ep;再加上武装阿SIR的涯,问不是哪怕不是什挑一的武奇才,不是这炮灰一般的长枪兵阿。

    &ep;&ep;再了,这长枪歹给一跟新一点的阿,这老头是谁了。

    &ep;&ep;间,在张铁柱漫不经网友们锋锐一是很不服气了来。

    &ep;&ep;嘴纷纷七嘴八舌嚷嚷嘴有点仇敌忾的架势。

    &ep;&ep;仓管:“张头,我视力有2.0了,什是视力2.0?是很神箭的料,让我这破枪戳人岂不是浪费了。”

    &ep;&ep;一个据经通游戏的网友,口水飞溅显摆

    &ep;&ep;“《骑马砍杀》游戏文站的战队联赛,我是某战队的战指挥,尤其擅长反骑兵战。

    &ep;&ep;什?听不懂。反正我是的刀盾,让我拿个长枪炮灰,这是玩了?”

    &ep;&ep;甚至连AT,不满一句:

    &ep;&ep;“张头,我们不是唐武威军玄戈营二骑兵队,战马了?有我们的长枪,马槊吗?”

    &ep;&ep;一众网友的不满,甚至有笑的法,张铁柱等一众唐军却是笑了声音来。

    &ep;&ep;是一旁的梁牙,口解惑了来:

    &ep;&ep;“们一个个瓜蛋走路跑了。

    &ep;&ep;光寻思威风,知百步穿杨需练习?独演龙猎户,入伍专攻箭术。箭术光是弓弦不知拉坏少跟,这才练来的。

    &ep;&ep;其他兵器是一理,了,哪一个不是需工夫。

    &ep;&ep;马槊了?知一跟上的马槊价值几何,何才

    &ep;&ep;郭帅马槊很是厉害,是人将门的传武艺,外人不到;张头立功被郭帅指点了几,才有今的武技。

    &ep;&ep;是骑马,不磨破几次裤当,简单的骑马赶路难,更别马上厮杀了。”

    &ep;&ep;在梁牙的讲述,一众老汉们纷纷笑张扬,刀疤脸的队正张铁柱则是两口吃掉了胡饼。

    &ep;&ep;嘴算是一锤定音一般,定了胡彪等人续几的训练内容:

    &ep;&ep;“别瞎了,老老实实拿长枪练习;枪法来不管何花哨,是拦、拿、扎这三个基本招式。

    &ep;&ep;几吐蕃人杀来,练习的有限,练习扎这一个

    &ep;&ep;今早上练扎这一个五百次,等到练准,不定遇上了吐蕃人,在他扎死他保住的一条命。

    &ep;&ep;至更高深的枪法,有练习骑马、弓箭等的是等们在这一次活来再。”

    &ep;&ep;该,梁张铁柱等一老卒,嘴法虽很不听。

    &ep;&ep;是稍微仔细,这话极有幸。

    &ep;&ep;与其练是花架的突击训练一项共计段,算是一招鲜、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