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紫玄死后不过一刻钟。圣盟使者至此只剩下了皇极一人,以及一群伤残的红衣人。

    皇极受了孔棂一箭,却仅仅是被巨力打退了数米。透过被炸开的衣襟,一副金光灿灿的鳞甲展示再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捂着鳞甲被箭刺花的部位,皇极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。而为了防止孔棂等人偷袭,红衣人再次组队拦在其身前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好,好一个逍遥门。哈哈哈,如此武力,这天下更容你们不得。今日皇极愿舍生,以魂魄祭枪。诸位,同我诸杀乱贼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由皇极带头,一群人纷纷从袖中掏出红色药丸吞下。

    药起效很快,几乎是刚吞下皇极身周的金色真气就添杂了几缕红色,整个人的气势再次暴涨数倍。

    而那些红衣人更离谱。周身被红光笼罩,眼睛里的理智全被血光填满。

    孔棂见此朝着对面毫不犹豫数箭连发,红衣人中有部分竟然反应过来躲开了要害。而哪怕四肢被撕碎,他们脸上也没有丝毫痛苦的表现,反而被鲜血刺激凶性更胜。

    皇极更是躲都不躲,金枪横扫,巨大的龙影便将箭矢泯灭殆尽。

    “红衣人交给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孔棂便将破势收入储物道具,再次拿出了“棂”。

    陆鸦等人自然是没有异议。到这里他们也看出来了,一直以来孔棂看似不靠谱,但他的实力足以支撑他去做不靠谱的选择。

    【临城究竟什么时候出了这样一号人物,而我对此竟然闻所未闻,难道是外来者?可外来者又怎么可能进入临城区域的副本?】

    已经攻杀过来的红衣人打断了陆鸦的思绪。将冰玄剑递给鹤叶,拿出自己的火羽扇,陆鸦开始了他们的清兵之路。

    另一边。利用残影闪身越过红衣人,孔棂持剑再次来到皇极面前。

    后者早就等着孔棂靠近,眼看目标近在咫尺,皇极立马欺身上前,长枪急抖直刺。

    皇极枪因为使用者的献祭,此时所发出的威力更加强大。金龙真气愈发栩栩如生,暴涨的身躯加上嫣红点缀,看上去多了几分霸道与邪气。

    虚晃的枪尖眨眼而至,孔棂立刻用剑在身前画了一轮圆月。将金龙龙首斩下,枪尖扫飞。

    见孔棂身影已经越过枪尖,皇极立马后撤,同时发力枪身横扫,试图将孔棂拦腰抽飞。

    但枪身又一次被孔棂立剑挡下。与此同时,迷你-闪耀再次出现在孔棂左手。

    特意瞄准皇极的金甲,开枪。

    本能感知到危险,皇极试图闪避,但为时已晚。其身上的金甲被连续的子弹留下了一块块白印凹陷,他本人也被逐步打退。

    最后一发焰云子弹携带着闪光弹射出。皇极身上连接甲片的金线本就因为受力过载而达到极限,高温灼烧下更是瞬间被熔断。金甲被打散。甲片掉落地面之前被孔棂瞬间收入储物道具。

    此时皇极本人已经内腑重伤,表皮严重灼伤,鲜血顺着嘴角与焦黑皮肤的裂纹流出,滴洒在长枪上。

    但是因为药丸的效果,他非但没感到痛苦,反而因为鲜血刺激神情更加癫狂。

    将手枪收回,孔棂横剑冷漠看着皇极发疯。

    只见枪身上霎时间血液蒸发,红光大盛。

    皇极双手紧握枪杆,血色金龙最后绽放,带有一往无前的气势,发出了赌命的最后一击。

    “叮……”

    清脆的剑鸣突然在皇极耳边响起,虽然微弱但清晰无比。

    音域!爆发。

    皇极带着长枪硬生生被禁锢在了原地。哪怕枪尖距离孔棂近在咫尺,但他就是无法跨过这道鸿沟!

    因为音域将暴走的真气压制,皇极竟然逐渐恢复了理智。看孔棂的眼神也多了几分畏惧。

    面对孔棂,皇极只有在他的太祖爷爷身上见到过这种感觉。看似没有修为,但不论是招式功法都与天地融为为一体,大道至简,抬手间便是开山碎玉的伟力。

    “你…你们…究竟…是什么…人…要…干什么?”

    此时孔棂正靠近皇极,将后者随身携带的令牌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听到皇极的问题,孔棂竟然有些意外,但随即又释然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们吃的药是利用真气运行作用的啊。只要真气运转不通就能退出发狂状态。有意思。你是问我们的目的么?”

    来到皇极面前,孔棂将那块印有五爪金龙的令牌举在了皇极面前晃了晃。

    “看我手里拿的东西,猜猜看。”

    虽然听不见,但看到通过读唇语以及孔棂的动作,皇极瞳孔骤缩,似乎理解了什么,“是颜千柔?她真的背叛了!原…原来如此。哈……哈哈哈,乱贼,全是乱贼……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还未等皇极说完,孔棂一剑将其胸口刺穿。在第二声剑鸣响起的那一刻,皇极的尸体也无力跌落至地面。

    将皇极枪收进储物道具,孔棂便来到了战场另一端。

    陆鸦他们此时已经将红衣人屠杀殆尽,正在打扫战场。

    琥珀见孔棂靠近,立马上前,将手里的八荒拳套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属于…你的。”

    社恐属性让琥珀的声音细弱蚊蝇,但不影响孔棂听到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女孩的第一人格真的太软了。就像那种呆呆的邻家大姐姐,只不过添加了怪力属性。

    蒙面人的道具都属于“精良”品质的“武器”。这种道具在临城表面不过百数,算是挺稀有的。

    将拳套收下,孔棂将“喵铃铛”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谢了,这个作为交换。辅助道具,算是专门为你打造的。能把那位唤醒,同时可以配合加强一下你的虎啸技能。”

    接过铃铛,琥珀似乎并未明白铃铛暗指。只是点点头表示收下。

    看得鹤叶都忍不住扶额。

    “棂兄,你可以锻造道具?”见到“喵铃铛”的系统描述,陆鸦突然激动问道。“你也开启了职业身份?”

    孔棂听此虽然对一些信息不太了解,但他也大致能猜出来陆鸦所指。

    微笑回道:“那是自然。我想陆兄队伍里也有开启职业的人吧。比如…鹤叶小姐那奇奇怪怪的符纸,制符师一类的职业?虽然战斗方面可能不强,但只要有足够的时间,一旦符纸存够那将会让队伍的整体实力翻数倍。这也是陆兄你一直隐瞒的底牌。”

    被孔棂点破小心思陆鸦也没在意,毕竟孔棂率先向他们摊牌了。

    “没错。毕竟职业身份的开启极为困难,其中的艰难相信棂兄感同身受。就算是我们社团,也仅仅有鹤叶成功了。所以为防外人觊觎,我们才不得不隐瞒此事。本以为这次副本,鹤叶不到万不得已不可全力出手,但没想到棂兄你竟然也开启了职业系统。“

    说着,陆鸦突然严肃面向孔棂。

    “棂兄,我为我一开始的猜忌道歉。同时作为赤阳社团副团长,现在诚挚邀请您加入我们社团。此次副本过后我们便会进入‘郡’级的游戏空间,而赤阳社团在那里也还是有一席之地的。”

    陆鸦的身份其实并不难猜,陆家少爷,鹿辰的堂哥。鹤叶的身份孔棂猜测应该是叶家的天才二小姐,临城第二世家。琥珀由于信息太少而无法确定身份。

    但只要陆,叶两家的少爷小姐在,赤阳社团的底蕴就不用怀疑。因为古老世家都会为了更多的资源向高级游戏空间投放人才,赤阳社团就有可能就是那些前辈们传下来的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个人玩家在接到这种大社团的邀请后,早就感恩戴德答应了。

    但孔棂毕竟是主角……咳,嗯。毕竟他是一个异常的存在,他承载的秘密现阶段绝对不能暴露。这就导致他不可能加入任何组织。

    “我拒绝。不需要任何原因的拒绝。”

    “真不再考虑一下?琥珀现在可还是单身,而你又是为数不多她不讨厌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在说什么!”鹤叶突然来到陆鸦背后,揪起他耳朵强行打断其发言。

    见到如此抽象的场面,孔棂也颇为尴尬,“陆兄,我可是有女朋友的。你这样太冒犯了。不仅是我,还有琥珀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很抱歉。是我考虑不周。”揉着被鹤叶掐红的耳朵,陆鸦立马对着孔棂与一旁因害羞捂着脸不敢见人的琥珀道歉。“不过我的态度不会变,只要棂兄你想要加入我们,随时欢迎。同时我们保证会一直帮忙隐瞒你职业系统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会保护好鹤叶小姐的隐私消息。现在,还是让我们聊回游戏吧。”说着孔棂将金龙令牌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〖叮——

    支线任务已刷新。

    阶段任务:参加神功大会(?/6)

    第?阶段:拿到**令牌(已完成)

    注:怎么就到了新阶段?正常不是应该第四阶段“正道声望”么?难道是隐藏故事点触发了,剧本也没写啊?怪事,刷新试试吧……唉?我的***怎么还开着?卧艹……

    〗

    很怪异的任务注释,在发布后的0.00001秒后消息就已经撤回。但对于动态视力变态的孔棂来说,那些时间足够让他把这段话看完同时背诵。

    【游戏内部,也是有工作人员的嘛。】

    此时,修改后的游戏提示已经发布。

    〖叮——

    支线任务已刷新。

    阶段任务:参加神功大会(6/6)

    第四阶段:正道声望(已完成)(声望值:71%>50%)

    第五阶段:新秀崛起(已完成)(折服半数武林魁首)

    第六阶段:争夺名额(已完成)(已被主动赠送)

    支线任务已完成。

    〗

    〖叮——

    触发条件已达成,支线任务已刷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