傅司沉和安安随后进来,也看到了。www.shixinshu.com

    小安安瞬间就被吓到,惊呼一声。

    傅司沉反应快,立刻捂住他眼睛说,“别看……”

    安安点着小脑袋,乖巧道:“嗯,我不看,不过小白舅舅怎么伤得那么重?流了好多血,一定很疼!”

    “没有,不疼,我就是刚才不小心摔的,只是擦破了一些皮,安安别担心。”

    小白急忙出声安抚。

    安安刚才也没细看,就将信将疑。

    不过,温心宁却看得清楚,这根本不可能是摔出来的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什么情况,但她不敢拖延,急忙打开医药箱,开始给小白处理伤口。

    她动作熟练,用棉签消毒的时候,动作也很轻,还时不时询问,“疼不疼啊?”

    小白一阵恍惚,莫名有点穿越感。

    他想到三年前,宁姐刚捡到自己的时候,也是遍体鳞伤,衣服还脏兮兮的。

    当时她给了自己吃的,还为自己买了身帅气的衣服,甚至为自己处理伤口。

    她那会儿的神情,和现在一样专注,细致,充满关切。

    后来,跟在她身边的几年,他为了训练自己,也没少受伤,每次都是宁姐,为自己处理伤口。

    小白想到这,眼眶不免有些红了。www.wangranwx.com

    温心宁瞧见,急忙问道:“怎么要哭了?很疼吗?我已经很轻了,这伤口里的脏东西得处理干净,不然回头会发炎,你忍忍啊,很快就好。“

    小白垂着眸子,将眼泪憋回去,闷闷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话时,旁边的傅司沉,无声地看了文森一眼。

    他没说话,但神情却带着一抹深意。

    文森摇摇头,给予回应。

    傅司沉眸色不由冷沉了几分。

    他没在这地方停留太久,直接抱着安安,去他的游戏房,让他自个儿先玩,等下再出去。

    随后,就回了书房。

    一进门,傅司沉就给江墨爵打电话。

    江墨爵声音很快传来,“干什么?不是才刚走吗?这么快就想我了?”

    傅司沉没理会他的调侃,直接开门见山道:“这两天,多帮我调派一些人手,最好是精锐,我有用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?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江墨爵感觉到他语含煞气,就知道事情应该不小,自然也正经了起来。

    傅司沉嗓音冷到极点,回答,“解决一个人!一个藏了心宁三年,如今还在暗处,虎视眈眈的玩意儿。”

    江墨爵语气顿时玩味起来,“哦?那见不得光的玩意儿,还敢来?前些天,被撵得没处躲,都没死心?”

    “不止没死心,还在计划着阴谋,我需要防患于未然!心宁好不容易回来,我绝不可能再失去她,所以要不顾一切代价,解决掉。”

    傅司沉说完这话,眼中的杀意,彻底藏不住,几乎要化为实质。

    江墨爵自然满口答应,“人要多少有多少,本来就是你的势力,不够我这边也有,若是还不够,找帝释景!反正他宝贝小女儿,以后要给你家安安当媳妇,都是一家人,不怕欠人情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傅司沉应了一声,随后又安排了下具体事宜,才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刚收起手机,文森就过来了,手里还拿着一台笔记本电脑。

    电脑屏幕是打开的,上面有一段音频。

    他低声汇报道:“窃听的内容,都在里面了,司御臣今天又联系了洛白,还是前些天的那个目的,而且,对方指定了时限!”

    傅司沉抬眸,问,“多久?”

    “三天。”

    文森快速回答。

    傅司沉脸色很不好。

    文森犹豫了下,道:“我看洛白,明显还在犹豫,似乎下不定决心,刚才那手,应该也是过不去心里那关砸的……”

    傅司沉语气没半点温度,“既然是犹豫,那就说明,还是有可能继续行动!”

    文森颔首,“若事情真到那一步,到时,洛白要如何解决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傅司沉淡淡看着他,反问。

    文森默然。

    这话的意思,明显是打算连洛白也一起解决。

    傅司沉冷冽道:“他在这之前,若是能醒悟,我还能放他一马,可要是他真骗了心宁,还把人交给司御臣,那我不会留他!”

    文森迟疑了下,忍不住提醒,“心宁小姐似乎挺在乎他的,要是真做了什么,到时候,怕是不好交代!”

    傅司沉冷漠道:“无需交代,一个骗她,背叛她的人,根本不值得她浪费感情!就算她一开始无法接受,久了也总会想通的。”

    文森闻言,觉得这话也有道理,顿时就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不过,他清楚,傅司沉绝对没有表面说的,那样云淡风轻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,他肯定是不希望,事情走到最糟的那一步。

    epzww.   3366xs.   80wx.   xsxs

    yjxs   3jwx.   8pzw.   xiaohongshu

    kanshuba   hsw.   t.   biquhe.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