虽然木头得到了大家的原谅,不过还是被吊起来打了三天,桃花源的村民们算是双标且公正。www.langpeiwx.com

    所有人都可以打上几鞭子,轻重自拿,这其中吴清风打的最为欢快,打多了吴清风其实也就原谅他了。

    吴清风这种缺心眼其实很难去记恨谁,顶多心头有气,气过了自然也就烟消云散,若不再刺激他,也就全当无事发生。

    经过这次互相“背叛”,吴清风和木头算是接下的深厚友谊。

    处罚完之后,木头再次神神秘秘的约起:“清风,下次我俩还一起呗。”

    吴清风眼睛一瞪,好家伙你还敢啊,不过回忆起那白花花的肉肉,却说道:“好啊,好啊!择日不如撞日,那就今天吧,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”木头也是一脸淫笑的回应着。

    “木头看你样子很熟练啊,你究竟看过多少次了?”吴清风若有所思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嗐……这个啊,没几次,误打误撞看过一次,就停不下来了。”木头挠了挠头,十分坦诚的说道。

    其实从山上从山下望去,只能看见豆大点的小人,几乎看不太清,更别说温泉腾起的雾气,更让视线朦胧不清,但偏偏这种若隐若现最勾人。

    刻苦锻炼的时间虽然难熬,却总会过去,终于又到了一天一次的泡温泉时间,其实非要喜欢的话一天两次,一天三次也不是不行。

    比如说,如果女暴君桃月突然消失了,那就一定是在泡温泉了,什么?拉屎?仙女是不会拉屎的!

    吴清风和木头假装若无其事的享受的暖洋洋的温泉,其实心思却全在山顶朝山下的风光。

    吴清风鬼鬼祟祟探到木头耳边:“白泽巨巨这会儿好像没来,咱们走……”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”吴清风和木头异口同声的嘿嘿道,甚至同时秒变滑稽脸。www.chenfengge.com

    两人蹑手蹑脚的朝山顶爬去,爬到一般,却发现前面有一睹无形的屏障,若隐若现的散溢着流光。

    吴清风不禁骂骂咧咧的说道:“靠,谁弄了个屏障!可恶啊,这样我还怎么看美女!”

    “是我哟。”背后传来熟悉的声音,这声音是白泽巨巨没错了。

    “哈……嘿嘿……白泽巨巨你还真是全知全能呢……”吴清风欲哭无泪,扑腾一下就给跪了,“白泽巨巨求放过!”

    “不行哟,你们明明说过要悔改的……看来是惩罚的不够,那就再罚你们三天,附加可以对你们进行随意辱骂。”白泽大大用最温和的语气,说出最狠的话。

    被吊起来打就算了,还要被喷,这是要我被活活喷死啊。

    可不要小看了言语的能力,其实言语的伤害有时候比物理的伤害更能摧毁一个人。

    白泽大大笑呵呵的看着悄悄石化的木头,淡淡的说道:“木头你石化了也没用哦。”

    石化的木头裂开了。

    第二日。

    吴清风和木头两个人同时被吊起来打,还要爱喷。

    之前出于人道主义只是惩罚他们挨打,但不允许辱骂,现在好了各位嘴强王者都可以放心泄愤。

    想来朴实的村民们应该是没有太过难听的脏话,吴清风觉得自己已经做好准备了。

    “变态!”

    “人渣!”

    “不要脸!”

    “色狼!”

    “脏……脏话!”

    吴清风还是低估了辱骂,果然还是八嘎憨态无路赛好听,不过最后那句“脏话”是什么鬼,哈哈!

    吴清风抬眼一看愣了楞,“岑月师傅……”不愧是白月光一般的美少女啊,骂人都这么可爱!

    “傻笑什么呢!蠢货,居然还贼心不死,一天天脑子里装的全是龌龊东西!”这时桃月拿着小皮鞭啪啪的抽。

    三日很快就过去,吴清风和木头这次同甘共苦,更是让两人加深了革命友谊(划掉),lsp之间的友谊。

    两人对于偷窥这种行为表示痛改前非,绝不再犯。

    于是又开始了苦逼的修行,这天照例修习武术,不知为何感觉岑溪的力度变大许多。

    “师傅,今天下手是不是太重了。”不堪受锤的吴清风弱弱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吗?”岑月装作不懂,说完力道更重了些。

    “咳……”吴清风觉得胸口一闷,竟咳出血来,还没来得及吐槽又是一拳袭来,吴清风躲不开结结实实的挨上这拳,大吐一口血,连忙求饶:“岑月师傅求放过……再打要死了——”

    岑月冷冷看着他,半晌才说道:“你只是有些蠢,但我认为个好孩子。”

    说罢不再看他,走了。

    吴清风说不上来,只觉得又闷闷受了一拳,“哎……岑月师傅……”

    提前结束了武术,吴清风一时竟无事可做,桃月这时也不在身边监管,不用想,估计闲天气不好,泡温泉去了。

    漫无目的的走着,总觉得有些怅然若失,岑月师傅是生气了吗,别啊,被一个美少女讨厌,那我还不如死了算了。

    清风从耳畔轻轻抚过,低头想事的吴清风就这么“哐当”一声撞在了疑似玻璃的墙上。

    “靠,撞玻璃了?”吴清风有些窝火,好嘛,这熟悉的感觉,又是白泽巨巨的杰作,白泽巨巨怎么到处设屏障。

    啊,不对,这些浮空游荡的“小米粒儿”是什么东西?

    仔细一看,原来屏障内浮在空中游来游去的不是米粒儿,而是一条条小鱼儿,只因如米粒纯白无暇,大小也相差不大,才被吴清风误认为是米粒儿。

    “鱼?怎么会有这么神奇的鱼,能浮飞在空中。”吴清风脸贴在屏障上,只觉得十分好奇,恨不得抓一两只来仔细观察。

    但无奈于这坚不可摧的屏障,只能贴在屏障上观望。

    白色小鱼儿,袖珍小巧,只是没有眼目口鼻,但也别样可爱。

    吴清风想着要是能养上一只,那可就太神气了。

    可能对于小鱼儿来说,吴清风太过可怕,吴清风贴着的屏障区域总是能惊走一片使其四散逃逸。

    原本悠哉悠哉的小鱼儿们,被吴清风撵的逃来逃去。

    但吴清风却乐此不疲,他实在想要一条。

    正当吴清风像个变态一样追逐这小鱼们,此时更深处,竟然传来悠悠的鲸吟,婉转而悠长。

    非要说和鲸鱼有什么不同的话,大概就是声音要小上很多。

    估计块头不会太大,果然,吴清风朝屏障深处望去,看见了乳白色小鲸鱼,大概有鸽子那么大。

    吴清风两眼发光,这条也好想要!

    小鲸鱼似乎感受到了这侵略的目光,婉转的鲸吟变得有几分惊恐!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