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如遇到内容乱码错字顺序乱,请退出模式或畅读模式即可正常。这真是香艳到了极点。    陈扬的欲望又疯狂的涌了上来。他真想不顾一切的去脱掉苏晴的裙子,然后将她压在身下。    那该是最极致的享受。    可是,陈扬还是狠狠的压抑住了这种欲望。    就像苏晴是花,自己一旦这么做,等于是摧残了这花。将来便再没机会欣赏这花的美好。    他觉得自己不能辜负苏晴的信任。    所以,陈扬狠狠的喝了两口冰啤酒,压下肚子里的火之后,这才帮苏晴洗脸洗脚,最后关灯,默默的离开了苏晴的房间。    帝豪大酒店的总统套房里。    罗忍盘膝而坐在客厅的沙发上。    一片幽暗,并没有开灯。    那落地窗的缝隙处,外面的华灯余晖照了进来。    罗忍的呼吸和整个客厅融为了一体,外人很难发现里面有人的气息存在。    外面忽然传来敲门声。    罗忍淡淡的说道:“进来。”    门便被推开,那独眼和齐娇娇一起进来。齐娇娇手上托了食盒,食盒里全是美味可口的素菜。    独眼一进来便殷勤的喊道:“师兄。”    齐娇娇也说道:“罗大哥,我们给你准备了素斋,您快来用餐吧。”    罗忍也不答话,只是落下了双腿,改为坐在沙发上。    “通知得怎么样了?”罗忍问独眼。    独眼不敢怠慢,说道:“回师兄的话,朱洪智,薛连虎,刘正义三位大师都答应前来做公证了。至于鹰王,还有小武王,他们都说抽不开身,所以不能前来。”    罗忍点点头,说道:“好,有三位大师能来就已经很不错了。”他顿了顿,说道:“这三天里,我要焚香沐浴,静修以待。你们都不要来打扰我。”    独眼说道:“是,师兄。”他说罢又道:“师兄,那陈扬您有必胜的把握吗?”  如浏览器禁止访问,请换其他浏览器试试;如有异常请邮件反馈。  罗忍说道:“陈扬是一个绝对的劲敌。我与他的决战,到时候要看天时地利与人和,现在胜负在我来说,是五五之数。”    独眼微微失色,他万万没想到陈扬会厉害到这个地步。    “下去吧。”随后,罗忍说道。    独眼便让齐娇娇放下了素斋,两人恭敬退了出去。    这一次,独眼是将罗忍骗了过来。罗忍一来,独眼就实话实说了。不过也不是完全的实话实说,独眼说自己是被陈扬威胁侮辱了的。    罗忍觉得既然已经来了,那就要替独眼出头。    不管罗忍如何看不惯独眼,但两人是师兄弟。师兄弟之间,自然要相互扶持。    战友之间,同学之间,师兄弟之间,这种情谊是外人所不能懂的。关键时候,又那里能去讲什么公私分明。自家人肯定是要帮自家人的。    陈扬先去卫生间洗了个澡,随后就穿了大裤衩和白色单T恤准备睡觉。    他穿着很简单,就是几十块的地摊货。    这家伙,真是完全不注意个人形象的。    倒也不难理解陈扬为什么不注意个人形象。因为他不会想要去打扮帅气一点,泡美女。也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他。所以他就是随心所欲,舒服就好。    陈扬正准备睡觉的时候,外面忽然传来了轻微刹车的声音。    陈扬坐了起来,不用说,有人来找自己了。    这是他的一种直觉。    接着,敲门声响起。    陈扬暗自奇怪是谁,那外面的声音传来。    “陈扬,是我。”    居然是沐静的声音。    毫无疑问,沐静已经调查了陈扬,所以对陈扬的动静了如指掌。    陈扬不由奇怪,这娘们来找自己干什么?    他起身前去将门打开。    门一打开,陈扬便看见沐静这位气质女神俏然而立。她穿着白色运动衫,扎了马尾,非常的清爽。,如遇到内容乱码错字顺序乱,请退出模式或畅读模式即可正常。  陈扬的目光情不自禁的在她饱满的大白兔上扫过。那儿在白色运动衫下,依然显得壮观。    沐静微微皱眉,说道:“我知道你是什么人,所以收起你这幅猪哥相吧。”    陈扬不由讪讪,他便也干脆说道:“这么晚了来找我干什么?咱们好像不熟。”    沐静说道:“聊聊吧。”    “聊点情情爱爱的,我倒是有兴趣。”陈扬说道。    沐静不由无奈,她说道:“跟我上车吧,我请你喝酒。”    陈扬说道:“太晚了,不想去。怕你对我酒后乱性。”    沐静感受到了陈扬的排斥,她也明白,这家伙是不喜欢别人对他太了解。自己了解他,他就不愿意多接触。    当下,沐静说道:“与你决战的是罗忍,你总该对独眼,罗忍这些人多一些了解。不然以后,你会有数不尽的麻烦。”    陈扬沉吟一瞬,便说道:“好吧。我跟你去。”    沐静开来的是一辆保时捷,她来到车门前,将钥匙丢给了陈扬,说道:“你来开吧。”    陈扬接过钥匙,点点头。两人上了车后,陈扬熟稔的启动车子,快速的开了出去。    “看出什么了吗?”陈扬忽然说了一句。    他那里不知道沐静要自己开车的意图。沐静是想探自己的底细。    “你的车开的很不错。”沐静微微一笑,说道。    陈扬说道:“你不用绞尽脑汁想我以前是做什么的。我可以告诉你,以前我是干雇佣兵的。专门收钱办事。”    沐静说道:“以你的身手,不可能在雇佣兵里籍籍无名。你说一说,也许我听说过。”    陈扬呵呵一笑,说道:“我好像没有问过你什么。你这个习惯可不好。”    沐静见陈扬不想说,也就只好不问了。    陈扬带着沐静来到了靠海的酒吧街。  如浏览器禁止访问,请换其他浏览器试试;如有异常请邮件反馈。  两人随意进了一间酒吧。这家酒吧是演艺型酒吧,里面重金属音乐激烈震荡,那男男女女在舞池里似妖魔狂舞。    陈扬不由有些兽血沸腾,也想进去浑水摸鱼,占占便宜。但是沐静在,他还是有些不好意思。    两人找了角落位置坐下。沐静要了一杯迷离鸡尾酒。陈扬则是要了冰啤酒。    陈扬的目光始终在看别的美女,时而送个飞吻什么的,但是这家伙穿的太差了,美女们都不理他。    很快,酒也就上来了。沐静说道:“咱们碰一个。”    陈扬举杯。    随后,沐静说道:“据我所知,罗忍最近在焚香沐浴。他非常重视和你的这场决斗。不过我看你好像不怎么在乎,难道你觉得你必胜?”    陈扬喝了一大口啤酒,咧嘴一笑,说道:“我没有输过,你信吗?”    沐静微微苦笑,说道:“我信。”她又说道:“不过,罗忍的修为的确很是厉害,他是少林俗家弟子中恒字辈里最出色的一个。”    陈扬说道:“我早看出来,那独眼和少林寺有些渊源。没想到他居然是少林的俗家弟子。现在的少林寺,不是在准备上市么?这些俗家弟子怎么也不好好管束?”    沐静淡淡一笑,说道:“少林寺故意收一些资质不错,家庭背景好的人为俗家弟子。这是少林寺的人脉,是他们的一种手段。这些俗家弟子现在已经形成了规模。就算你能打赢罗忍,但还有其余的人会来找你麻烦。”    陈扬闻言不由头疼,说道:“罗忍不是最出色的吗?他被我打扁了,其余的人还想怎样?”    沐静说道:“你错了。我是说罗忍是恒字辈最出色的弟子。但恒字辈上还有延字辈的,延字辈上还有永字辈的。”    “靠!”陈扬忍不住骂了一声。永字辈可不简单,当今的方丈释永信就是永字辈的。    陈扬骂归骂,头脑还是很清醒的。他沉吟一瞬,说道:“事情不是我主动惹起来的,罗忍找上门来,我不能不战。不管少林的这群俗家弟子到底多厉害,他既然来了,我就要亮剑。日后若真是他们蛮不讲理,我也会让他们看看我的手段。”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