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如遇到内容乱码错字顺序乱,请退出模式或畅读模式即可正常。这一瞬,两人的姿势极其暧昧。    本来,陈扬是可以直接抓住赵晓蕾的。不过陈扬很想体验,所以毫不犹豫的躺了下去。    赵晓蕾不由脸红耳赤。    陈扬马上义正言辞的说道:“晓蕾姐,我没事,我不疼。”    这货打蛇随棍上的本色又出来了。    赵晓蕾自然也不好怪陈扬,毕竟人家是帮了自己。    她狠狠瞪了眼陈扬,连忙翻身站了起来。    陈扬马上也跟着起来,他身上还有赵晓蕾的香味,这滋味真是让人怀念啊!    赵晓蕾匆匆忙忙的离开了。这娘们居然害羞了。    陈扬呵呵一笑。他回头时就看见老夏一群人在那偷看。老夏嘿嘿一笑,说道:“陈扬,你个小兔崽子,刚才那一下动作真快啊,我们都没看清楚,你就睡在地上了。”    一保安小李则玩味的说道:“扬哥,真羡慕你的艳福啊!”    陈扬干咳一声,说道:“背后莫要议论他人是非!”这货是前车之鉴啊,不敢乱说了。    众人那里不懂,马上轰然大笑。    这场风波就此平息。    陈扬换上保安服,带了电警棍,跟皇军进城似的到处乱晃。美其名曰是四处巡视,及时发现安全隐患。    雅黛公司里,大多部分都是女性。    而且,化妆品公司嘛,对于员工着装的要求是漂亮。所以陈扬的大部分精力是发现美女,环肥燕瘦,美不胜收啊!    一路过去,跟看没剪过的武媚娘传奇似的,波涛汹涌。    在国外过了多年的腥风血雨日子。神经一直是紧绷的。    回来之后,陈扬觉得这样平静的小日子才是他所喜欢的。可以自由在在,无拘无束。    下午的时候,陈扬正在休息室里午休。    突然,手机响了。  如浏览器禁止访问,请换其他浏览器试试;如有异常请邮件反馈。  陈扬接过,是老夏打来的。老夏声音严肃,说道:“陈扬,快到总裁办公室来。”    陈扬心里一个咯噔,难道林清雪出事了?    林清雪就是林南的妹妹。    陈扬来不及拿电警棍,迅速出了休息室,朝总裁办公室奔去。    总裁办公室在四楼,此刻,办公室前,老夏一群人都在外面待着。    赵晓蕾也在,她一脸凝重。    “怎么了?什么情况?”陈扬冲赵晓蕾问道。    赵晓蕾见了陈扬,仿佛见到了主心骨。因为老夏根本没什么主见。    赵晓蕾压低声音说道:“庆安集团的齐娇娇带了手下猛将独眼来跟林总谈生意,我怕里面出什么意外,所以叫大家来防备着点。万一里面有情况,大家就立刻冲进去。”    陈扬恍然大悟,他说道:“林总一个人跟他们谈?”    赵晓蕾说道:“里面还有商务部的唐青青部长和林总一起。”    陈扬思索一瞬,他冲赵晓蕾说道:“你让大家都忙自己的去,我进去陪着林总。”他说完就直接敲门。    赵晓蕾不由无语,这家伙怎么这么冒失。    里面传来林清雪的声音,说道:“谁?”    陈扬马上说道:“林总,我是保安部的陈扬,赵主管吩咐我来,说是您谈生意,身边得有个使唤的人。”    赵晓蕾见状也就忙附和道:“是啊,林总。”    办公室里的林清雪和唐青青不由一喜,这齐娇娇和独眼太嚣张跋扈了。两个女人的气场被压迫得很弱,这时候来个男人也好。    当下,林清雪说道:“好,进来吧。”    陈扬当下就推门而入,随后也就关上了门。    办公室宽敞明亮,林清雪和齐娇娇相对而坐。唐青青坐在林清雪的身边,那独眼却是冷冷的站在齐娇娇的身后。    齐娇娇长的妖媚至极,浓妆艳抹。她冷冷的说道:“林总,我还是那句话。这家雅黛公司,包括你新研究的一号香水秘方,全部都卖给我。我出给你八千万的价格,八千万,也足够你挥霍一辈子了。”,如遇到内容乱码错字顺序乱,请退出模式或畅读模式即可正常。  林清雪还没说话,唐青青已经气得饱满剧烈起伏,她气愤的说道:“齐总,我们雅黛公司每年产生的利润就有一千五百万。总价值已经接近1.5亿。而且,这次我们林总研究的一号香水更是无价之宝,一旦推出,我们的业绩翻倍都不是不可能。你居然要八千万买下,也欺人太甚了。”    那独眼是个光头的男子,他身上有种彪悍的杀气。这个独眼,没人知道他叫什么名字。但是他的名声在滨海市是响当当的,独眼开了个黑水保安公司,他手下的保安个个骁勇。而独眼则是保安之王。    独眼看向唐青青,他淡淡一笑,说道:“唐小姐,我们齐总和林总谈话,你还是不要插嘴的好。你这么年轻,如果出点什么意外,我会感到很可惜。”    唐青青顿时脸色煞白,她那里听不出独眼话语里威胁的意味。    独眼又看向林清雪,说道:“林总,咱们华夏有句成语,叫做见好就收。滨海市龙盘虎踞,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。你一个弱女子,还是要懂得顺势而为才好,否则最后难免人财两失。当然,林总,我没有威胁你的意思,只是好意的提醒。”    这特么就是赤果果的威胁啊!林清雪一向冰冷沉稳,但她终究是女孩子。这时候不禁害怕起来。    但很快,林清雪深吸一口气,说道:“很抱歉,雅黛公司是我所有的心血。不管你们出多少钱,我都不会卖。我相信,华夏是一个法制社会,没有人能乱来。”    齐娇娇哈哈一笑,说道:“林总,你还真是个小女孩啊,童话梦没有醒,还不知道这个现实的残酷。”    “你们请吧。”林清雪实在是受够了,冷冷说道。    齐娇娇说道:“林清雪,你最好还是好好的想一想。”    “我不用想了。”林清雪强硬无比的说道。    齐娇娇正欲说话,陈扬先说了,道:“我说你们这对狗男女是不是耳朵有毛病啊,我们林总已经让你们离开了,怎么还赖着不走了。”  如浏览器禁止访问,请换其他浏览器试试;如有异常请邮件反馈。  这句话一说出来,现场立刻变得落针可闻。    林清雪与唐青青嘴巴张成了o型,擦,这个小保安也太吊了吧,居然敢这么跟齐娇娇和独眼说话。    而齐娇娇与独眼也是呆了一呆,一时之间有些回不过神来。    回过神后,齐娇娇与独眼勃然大怒。    无论是齐娇娇与独眼都是滨海市响当当的人物,怎么能容忍一个小保安的侮辱。    齐娇娇眼中露出寒意,她站起身面对陈扬,却是对独眼说道:“独眼大哥,看来你要教教这个小贱种怎么做人了。”    独眼冷冷看向陈扬,说道:“很好,你是这么多年来,第一个敢当面辱骂我的人。”    陈扬摸了摸鼻子,忽然嘻嘻一笑,说道:“看起来你很牛啊,我年纪轻,不懂事。如果有什么得罪的地方,你特么倒是打我啊!”    “找死!”独眼眼中崩出寒意,脚下一动,那坚硬光滑的瓷砖忽然龟裂开来。    独眼是正宗的少林俗家弟子。如今的少林寺虽然已经商业化,大部分的僧侣都不会功夫。不过少林寺闻名已久的就是功夫,所以少林寺还是有内门武僧。这些和尚都是有真功夫的。独眼就是从少林寺内门出来的,他的鹰爪铁布衫非常凌厉。    此刻,独眼动怒,脚下一踩,地面龟裂。他手成鹰爪,手背上条条青筋如蚯蚓盘根,恐怖至极。独眼一脚踏出,施展的是少林寺中的天罡禹步。双脚内盘外扯,摩擦之间产生强猛的力道。    顿时,人如雷霆,瞬间就已来到陈扬的面前。接着,鹰爪手狠辣凌厉的抓击向陈扬的腹部。    少林寺的鹰爪铁布衫也是国术。    国术只杀敌,不表演。    既然要动手,就要存杀人的心。所以独眼这一出手是相当可怕的。    陈扬也是行家,眼睛微微一眯,就知道这独眼是个高手。闪电之间,眼前一黑,劲风辛辣。他的腹部发痒的厉害,眼看躲避已是不及。    对方来的太快太快了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