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如遇到内容乱码错字顺序乱,请退出模式或畅读模式即可正常。沐静微微一笑,说道:“我之所以跟你说这些的意思,是要提醒你,不要小看了少林寺。你一个人的力量是难以抗衡他们的。三天之后的决战,刚好罗忍请了许多公证人前来,这些公证人都是武术界里有名望的大师。你们可以在决战前把话说清楚,就是不管死活输赢,之后都不再接受少林弟子的挑战。少林弟子也不能再找你报复。”    陈扬眼睛一亮,罗忍这些人是少林俗家弟子。打着少林的招牌,所以肯定要重信誉。如此一来,的确可行。    “为什么?”陈扬看向沐静,说道:“为什么要帮我?”    沐静淡淡一笑,说道:“我是生意人,生意人左右逢源不是很正常吗?”    陈扬说道:“那你这可不是一笔划算的买卖。我一旦打败了罗忍,少林的这些俗家弟子都憋的一口气在。大家都恨着我呢,你跟我亲近,那他们还能不记恨你?”    沐静便正色说道:“具体也没为什么,钱财对我来说,身外之物。你让我很感兴趣,就这么简单。”    陈扬主动举杯,说道:“干杯!”    酒喝完之后,陈扬便与沐静道别。临走时,陈扬又干了件让沐静无语的事情。他说道:“是你说要请我喝酒的,所以得你来买单啊!”    沐静苦笑。    陈扬出了酒吧,招了辆的士就回家。    第二天早上,陈扬却是没车来送苏晴去上班。这个时候,他也不好厚脸皮到雅黛公司里去开那辆车。不等那场决战完毕,他是不会去雅黛公司的。    不过就算是没有车,陈扬还是主动请缨送苏晴去上班。就是这般陪着苏晴挤公交车。    他在拥挤的公交车上,将苏晴保护得好好的。当然,他自己也没占苏晴便宜。    有他这么一个护花使者在,当然也没人敢伸出咸猪手。    送苏晴到手机专营店后,陈扬说道:“晴姐,晚上我来接你。”    苏晴微微一怔,随后脸蛋微微一红,没有多说什么。却是默认了。    陈扬见状更是欢喜,知道自己和苏晴的关系又进了一大步。  如浏览器禁止访问,请换其他浏览器试试;如有异常请邮件反馈。  不过,没车还是不方便。陈扬很快就跑到了二手车市场,以八万的价格买了一辆成色很新的夏利车。八万块,包括牌照过户等等,一切搞定。这些钱当然都是林清雪给的那张卡里面的。这钱陈扬用的心安理得,因为这是自己劳动所得啊!    做完这一切后,陈扬开了夏利车出去兜风。还别说,自己的车虽然不如宝马厉害,但终归是自己的,开着就是好。    之后,陈扬又去重新买了套厨具,还有买了好些菜。    他鼓捣着食材,等等。    将一切准备好了之后已经是晚上五点了。    这些菜都切好了,饭也煮了。而且这货还买了个小冰箱。    他倒真是用钱小能手,十万块很快就剩的不多了。    而且用起来一点也不心疼。    做完这一切,陈扬开了自己的夏利车去接苏晴下班。    苏晴下班后看见陈扬开了一辆车,不由吃了一惊,道:“这车?”    陈扬咧嘴一笑,说道:“晴姐,这是我去二手市场买的。以后这就是咱们的车了。”    苏晴脸蛋一红,但心头却是喜欢。    这夏利车看起来还是有七成新的,开出去一点也不丢人。她觉得坐这车要比坐那宝马要安心多了。    宝马再好,都觉得很陌生。而这夏利车,她觉得很亲切。    陈扬屁颠的给苏晴拉开车门,随后又坐进驾驶位开车。    等到回家后,苏晴看见屋子里准备的食材,一切都像是一个小家庭。这一刹,苏晴的眼眶红了。    陈扬本来想给苏晴惊喜,那里晓得她会这般。顿时有些不知所措,他呐呐说道:“晴姐,是不是我哪里做错了?你别生气啊!”    苏晴却是转身扑进了陈扬的怀里。    陈扬拥抱住了苏晴柔软的腰肢,感受着她柔软大白兔的触感,心头顿时激动起来。    这感觉真是美妙到了极点啊!    苏晴觉得这样的傍晚,这样的场景有一种家的美好。她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体验过家的感觉了。    从那一年冲动结婚,那便仿佛是进了地狱。,如遇到内容乱码错字顺序乱,请退出模式或畅读模式即可正常。  到现在,她一个人在这座城市努力的活着,不依靠任何人。她倔强的坚持着那一份尊严。    当初,和父母闹的太不愉快了。可事实的确是自己选错了人,所以她觉得自己没脸见父母。    苏晴好半晌后回过神来,她眼眶红红的,转过身去,不让陈扬看见。    随后,她说道:“陈扬,你去收拾下屋子,我来炒菜。一会就可以吃饭了。”    陈扬应了一声好嘞,便出去了。    他觉得苏晴是被自己感动了,所以他很开心。    这顿饭,吃的愉快至极。吃晚饭后,陈扬想帮着收拾一下碗筷,苏晴却是不让。    哎,真是个贤惠的姑娘。    陈扬不由在心里感慨着。    吃完饭后,陈扬赖在苏晴的房子里不走。苏晴收拾完后,也坐了下来。    两人之间随便闲聊着,气氛温馨而融洽。    陈扬能感觉到苏晴在一点一点接受自己,这是一个好的开始。    不过陈扬也知道自己不能操之过急,随后就主动提出回去了。    苏晴也不挽留,站起来相送。    早晨,天气晴朗。    独眼先是打来电话。这小子在电话里阴测测的说道:“上午十点,佳悦击剑俱乐部,我师兄等着你。”    陈扬懒洋洋的说7道:“好了,你爹我知道了,你可以退下了。”说完便挂了电话。    这一下可气死独眼了,偏偏又无可奈何。    陈扬跟着起床洗漱。苏晴这时候也起床了,两人见面相视一笑,温馨而愉悦。    本来陈扬打算洗漱完后送苏晴去上班。苏晴这个工作,很少有休息,工资也不高,惨的很。    就在两人准备出门的时候,一辆保时捷停在了外面。    随后,沐静手下的大哥徐青钻了出来。    徐青是个严肃古板,不怒自威的人。  如浏览器禁止访问,请换其他浏览器试试;如有异常请邮件反馈。  这样一辆豪车突然停下,徐青又是冲陈扬而来。苏晴见到了这个架势不由有些害怕和慌乱。    “是朋友。”陈扬意识到苏晴的紧张,马上轻轻捏了下苏晴的玉手,以示安慰。    苏晴闻言也就安定了下来。    接着,苏晴又看到了让她惊讶的一幕。    徐青来到陈扬面前,语音尊敬无比。“陈先生,静姐让我来接您。”    陈扬淡淡一笑,说道:“沐小姐也太客气了吧。”    徐青微微一笑,说道:“陈先生,静姐说了,人靠衣装,佛靠金装。咱们这边也要拿出一些气势来。否则的话,难免被人看轻了。”    陈扬便也知道沐静是真心为自己着想,当下也就不再拒绝,说道:“好吧。”他说完就牵了苏晴的手,说道:“我先送你去上班。”    苏晴被陈扬牵住手,脸蛋顿时红透。想挣扎,却又不舍,心中好生矛盾。    陈扬却是直接带着苏晴上了保时捷。    徐青也就上车开车。    陈扬让徐青先到广埠屯的手机店去。徐青应了一声好。    车子启动后,陈扬恋恋不舍的松开了苏晴的手。那触感真是柔软啊。    “你今天是要去跟人决斗么?”苏晴忽然问。    虽然陈扬一直没说,但苏晴也从这其中的只言片语猜出了端倪。    陈扬咧嘴一笑,说道:“算是吧。不过,我有分寸的。”    苏晴鼓足勇气,说道:“我能不能也跟你一起去?”    陈扬说道:“可你上班怎么办?”    苏晴说道:“我可以请假,不行就旷工。”    陈扬见苏晴如此,便也只好应允。    苏晴马上就打电话请假,谁知道那边的经理却很不好说话,直接说苏晴如果不来就辞退,工资也没有。    那经理是名中年妇女,尖酸刻薄。    苏晴不由有些尴尬,因为中年妇女的声音太大,以至于徐青和陈扬都能听到一些。    “电话给我。”陈扬伸出了手。

章节目录